选择霉菌毒素处理产品,你可知“三七律”?

中国畜禽养殖 2021-11-22 08:27:29


最新修订的《饲料卫生标准》中,对于各类霉菌毒素的限量则更加严格,新标准执行后,如何更有效地降低霉菌毒素影响,则是养殖业迫切需要解决的过渡期问题。

选择霉菌毒素处理产品,你可知“三七律”?

玉米副产品呕吐毒素和玉米赤毒烯酮超标率100%

官方微信数据显示,从最近12个月数据来看,10月份黄曲霉毒素B1污染较轻;玉米赤霉烯酮污染程度稍有加重;呕吐毒素污染程度仍较严重,尤其是麦麸。

2017年10月份,玉米副产品、麦麸和全价料的呕吐毒素超标率分别为100%、60%和40%;玉米副产品和全价料玉米赤霉烯酮超标率分别为100%和4.2%;黄曲霉毒素B1没有样品超标。

而这还是以现行的《饲料卫生标准》来衡量,如果按照新的《饲料卫生标准》来计算的话,玉米赤霉烯酮超标率惊人。


据悉,根据即将在2018年5月1日发布的新修订的《饲料卫生标准》中,玉米赤霉烯酮在仔猪配合饲料中的限量值由0.5 mg/kg降至0.15 mg/kg,而在青年母猪配合饲料中的限量值由0.5 mg/kg降0.1 mg/kg,降幅达80%,目前80%修订项目已达到全球最严的欧盟标准水平。

降低霉菌毒素,主要靠解毒和脱毒

新修订的《饲料卫生标准》大幅度降低霉菌毒素最高限量标准,那么对霉菌毒素处理产品的要求也将越来越高。

我国通常所说的脱霉剂,最早是指“脱去”霉菌毒素,以吸附为主,这与在我国最早推广产品的一些厂家有关系。后来慢慢出现一批不再提及脱毒的厂家和产品,称之为“解毒”,这一类产品以酶制剂、益生菌等为代表。在国内还有一类酵母细胞壁,理论上是通过吸附作用来解决,也算“脱毒”,但国外通用的提法是将其并入到酶、菌这一大类产品中。

总体来看,北美、欧洲倾向于将霉菌毒素处理产品分为两大类:一大类叫做霉菌毒素吸附剂,另一大类叫做霉菌毒素调节剂(Mycotoxin modifiers)。

第一大类指通过吸附作用来解决霉菌毒素在饲料中的污染问题。这一类吸附剂,又分成了硅铝酸盐类、蒙脱石类及其他(活性炭、其他高分子聚合物等)三种类别,囊括了市场上存在的各种霉菌毒素吸附剂。

从全球来看,2016年,硅铝酸盐类占据全球霉菌毒素吸附剂67%的市场,市场容量大约为135万吨。其余蒙脱石与活性炭等分别占19%、14%的市场。

第二大类主要是通过修改霉菌毒素分子结构来完成解毒。主要包括酶制剂、细菌、酵母、真菌及藻类等。比较常见的是酵母类和酶制剂类,2016年酵母及酵母细胞壁约占该领域市场的60%,约40万吨;其次是酶制剂,占比超过该领域的20%。

霉菌毒素处理产品选择的“三七律”

霉菌毒素解决类产品的使用,经过了一个漫长的选择过程。程军波介绍,从连续5年的使用情况来看,基本形成了一个均衡状况,可以总结为“三七律”。

“三七律”包含两个内容:使用产品中70%为吸附剂产品,30%为调节剂产品。这70%的吸附剂产品中,又有70%的使用硅铝酸盐产品,剩余30%采用蒙脱石、活性炭、高分子聚合物等。

从畜禽品种来看,全球范围内,家禽饲料中霉菌毒素处理产品用得更多,家禽领域用量超过100万吨,占44%;而猪料使用量约占36%,这两大类占据了脱霉剂市场的80%。全球区域的用量实际与养殖量相挂钩,亚太地区占了家禽用量的40%,猪用量的44%。

这样计算来看,全球大约49%的养殖、饲料霉菌毒素解决产品,都是硅铝酸盐霉菌毒素吸附剂。

脱霉剂选择要参考三个标准

优秀的脱霉剂,有三个标准:

1、产品本身要稳定:产品在动物体内要发挥作用,其本身要足够稳定,不会在动物体内不同酸碱度、不同菌群环境中被分解。产品稳定了,才能发挥接下来的作用。

2、吸附要广谱高效:这一类,是大多数产品最受关注的,经常会在体外试验中花大力气去解决。但大多数情况下,由于吸附依靠的是分子的极性,不同霉菌毒素分子极性强弱不一致,比如黄曲霉毒素好吸附,但玉米赤霉烯酮就非常难吸,这就是问题。优秀的产品,必须能够广谱高效。

3、不吸附营养:如果不研究营养物质的极性、分子大小,霉菌毒素吸附剂就很容易吸附营养。如果选择的产品吸附营养,不光不能起到毒素吸附的作用,反而起到负面效果。

和美华集团为您提供酵母产品:

   生物降解酶降解霉菌毒素

生物降解酶为目前最前沿的处理霉菌毒素污染的解决方案。专用降解酶制剂可对饲料中各种霉菌毒素进行高效分解,减轻毒素的毒害作用。

   和美华集团生产的专用脱霉剂“益霉清”的主要组成即为:霉菌毒素降解酶、酵母细胞壁和活性硅铝酸盐等,可以有效降解饲料原料中的多种霉菌毒素,保障饲料报酬。

特别提醒:无论处理手段再高,也抵不过优质的原料。

长按识别二维码

中国畜禽养殖

引领中国养殖绿色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