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创业者赌一个亿,1:10挑战小米净化器

钛媒体 2020-05-25 09:40:06

钛媒体 TMTPost.com

TMT |创新| 创业 

关注这个不一样的微信号:钛媒体 ( ID:taimeiti )




 “让空气再也不需要治理,让我公司破产,这才是我的荣幸。”,这位化学家创业的黄建国一上来就口出狂言:“我的1台净化器能干掉小米10台净化器的效果,如果你测试出不行,我给你1个亿。”


钛媒体注:化学工程师、创业者以及设计师,你能想象有人能同时身兼这三个身份吗?在2016 钛媒体 T-EDGE 年度盛典上,同时有着这三个身份的“特殊”创业者,来自钛合智造的创始人&CTO兼首席设计师黄建国,分享了自己的独特经历和感悟:


作为化学工程师,颠覆活性炭


长期以来,活性炭都在空气净化领域扮演重要角色,但同时也有着效率低下、需要时常更换的缺点。


在演讲中,黄建国表示其开发了一种足以颠覆活性炭的新产品 -一种特殊的催化剂。据他介绍,该种催化剂能将有机气体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与活性炭相比,由于催化剂不参与反应,产品可以永久使用。据其介绍,他在工业领域设计的一套装置到现在为止已经运行了7年,高效稳定运转至今,而这个催化剂还没有更换过。


黄建国表示,该项技术如果用在空气净化器行业,净化的效率是活性炭机器的10倍以上,光触煤机器的15倍以上。


向雷军喊话,与小米对赌


在演讲中,黄建国表示愿意将自己开发的空气净化产品与小米旗下的产品来一次性能的“对赌”,并且是“以一敌十”的较量。


他称愿赌1个亿,自己的1台机器在同等测试环境下,性能超过10台同时开启的小米空气净化产品。


并且,黄建国在演讲中还公开喊话“雷布斯”,称中国也有很优秀的设计,并不需要去模仿和抄袭日本的方案。


他表示,如果小米需要,他完全可以免费给小米设计方案,而且一定会比日本人的方案更好,只是为了证明“中国制造”也可以做得很好。


作为CTO,一年却囊括三大顶尖世界工业设计奖,化学也可以很性感


在公司中担任CTO的黄建国,同时还扮演者产品设计师的角色。在演讲中,黄建国表示由于自身的文艺范儿比较浓,经常被误以为从事艺术方面的职业。去德国汉诺威工业展时被陌生德国人调侃是不是又想来“抄”点什么,因此他开始尝试产品的工业设计工作。据其介绍,一年之内他已获得了三大顶尖工业设计奖(德国红点至尊奖、德国IF设计大奖、美国IDEA设计大奖)。他笑言,其实化学也可以很性感。


演讲最后,黄建国还分享了他的小目标:让空气再也不需要治理,让我公司破产,这才是我的荣幸。


以下是黄建国在2016钛媒体 T-EDGE 年度盛典上的演讲实录,经钛媒体整理:


黄建国一上台,就先站在他自己的空气净化器上讲话


其实对于一般的空气净化器来讲完全没有必要(像我踩着的这台)做得这么扎实。但是对于我的空气净化器来讲,这非常有必要。因为我们公司开发的这个核心的滤芯可以使用一百年,所以我的外壳等等所有的配置我都希望它用一百年,就算你家里的德国滚筒洗衣机坏掉了,但是我们的空气净化器依然很好的运转。大家好,我是黄建国。


作为CTO,我的专业是搞化学的,我再为大家鞠一个躬,因为我为搞化学,为全世界搞化学的人向大家表示歉意。北京有一个专家说,PM2.5污染雾霾是来自于你在家里炒菜,所以建议大家学西方,不要吃炒菜,我觉得这个专家有两个可能,第一他真的很愚蠢,第二他可能是搞化学的。因为真正的污染来自于搞化学的所有人。我们把矿挖出来,我们把石油拿出来做成有机物,做成高分子,我们把煤燃烧掉,所有的污染从此开始了。


但是我觉得我做化学问心无愧,因为我一直在从事环保方面的工作,7年间我们碰到一个项目,这个城市在甘肃,60年以来,整个城市是没办法开着窗子睡觉的,大家都要关窗睡觉,我们建了一套装置,这套装置非常大,它改变了整个城市的面貌,他们现在可以开着窗子睡觉了。


为什么这么厉害?就是因为我们开发了一种催化剂,这种催化剂能将有机气体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因为它是催化剂,它不参与反应,所以它可以永久的使用,我那套装置到现在为止已经运行了7年,但是这个催化剂没有更换过。这是它的原理,我们亲切的称它为CH-CUT技术,我们不光针对甲醛,我们针对所有的有机物,如果用在空气净化器行业,它的功能是活性炭的10倍以上,光触煤的15倍以上。


但是净化一座城市并没有用尽我们的洪荒之力。


三年前,我坐出租车,司机说你现在来还好,如果你三年前来,空气质量是非常非常差的,我告诉他说,那套设备是我做的。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位司机在那一刻看着我的眼神,也自从那时候起,我觉得拯救40几万人是不够的,污染依然是非常非常严重,地球上还有70亿人等着被拯救。


前一段时间一个小明星辛苦了半辈子,好不容易买了一个房子,结果住进去了,几个月之后她就离开了。还有现在很多校园事件曝光出来,相信这些大家都知道。这个材料不光用在空气净化器上面,它还可以用在氯碱化工行业里面,以及冶金、垃圾焚烧、固废处理、PX项目、航空航天、潜艇等等所有会产生有机气体污染物的领域,甚至我们现在的研发方向把它用在自来水里面,自来水里面有一种漂白水,我们这个材料能把次氯酸钠分解成氯化钠以及氧气,你家的自来水如果通过我的净化器以后会变成富氧的水。


大家看到这个装置非常大,27米高,18米长,8米宽的一个大型的空气净化器。这台空气净化装置,我们卖6500万一套,进口的两三千万,每个装置用两到三年就结束了,甚至从运行的第一天开始就不达标,但是我们这套装置运行到现在已经第七年没有任何的故障。我们现在做了4880元的机器,就是这一台,外观可能不一样,指标可能不一样,价格便宜的要死,但是它不变的是内核,这里面的核心技术,核心的滤材就是用了我7年前开发的。

我们又造了一系列空气净化器,车载的,奥迪、林肯都在用我们的方案,左边的彩色是专门给婴儿房用的。因为我刚刚生了一个小孩,所以我给婴儿房也要开发一个空气净化器,还有大的白色的这台空气净化器,适合七八十平方的。还有小的玩意儿,放在冰箱里面,作为除味盒。活性炭用两个星期可能就要换一下。


这张图,让我很犹豫,关于这张图我想讲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左边这台是我们的T68机器,右边这台是我们国产非常著名的一个产品。

我愿意在同一个测试仓里做测试,这个机器(友好)1台,这个机器(小米)10台,赌10个亿我没有这么多钱,我愿赌1个亿,如果大家有认识雷布斯,请你告诉他,中国也有很优秀的设计,而且比日本人做的好,为了我们中国搞技术的脸,我可以免费给方案,一定会比日本人更好的方案,这是我对这张图要讲的两句话。

这张图是临时加的,原来没有。因为昨天,以色列的那位朋友说,做笔的,当然我非常喜欢那个笔。以色列朋友在场上说的那个我不是非常的赞同,他说中国跟以色列的合作点在哪里,合作点是以色列有非常优秀的技术,中国有非常优秀的制造,我不赞同。因为德国在汽车领域,有两家公司在我们中国占据了90%的空调滤芯市场,但是一汽做了测试,相同的情况下我们的材料性能测试是他的4倍以上,且他们原先都是不达标的,所以哪怕奔驰宝马新车味道都会那么重。现在,一汽的招标都没有人参加了,因为这两家公司知道打不过我们,来了也没意义。而且我价格卖得比德国人贵,所以我们也有科学家比德国的比国外的技术厉害,就是我。

不光是搞一台空气净化器,因为我非常讨厌大家认为我是一个搞小家电的公司,实际上我们公司做了很多研究,几百项的专利,比如说我们右数第二个,那是一个很小的盒子,这个盒子是干什么用的呢?因为空气这个行业,如果你要测家里的甲醛含量,非常非常的难。如果要做一次测试可能要花五六百块钱,还要取样过程非常的复杂。用仪器测试比如说现在讲的两三百块钱网上的,那个测量的数据一定是假的,因为真正的在线测试数据需要70万一套。


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开发了这个盒子,这个盒子的功能是什么,上面有一个黄色和红色的按纽,分别按下去,拿在手上摇几下,放在桌上,用我们的APP去扫描一下,它出来的精度,测试你家中甲醛的污染度可以达到0.01PPM,这个数字就是实验室分析级别的精度,这是我们新开发的一个产品。


还有一个是金色的盒子,这个盒子有日本人开发的产品放在冰箱里除味,6到9个月左右就没有作用了,但是我们这个可以连续使用一百年。还有一些其他相关的产品。刚才在我的展位上,有一位朋友说你这个样子实在有点过分,搞化学的搞成这样。以前也有人这么讲,所以我心里觉得很难受,既然大家都觉得我应该搞艺术,那我就去搞一下艺术吧,但是我一年之内把三大顶尖工业设计奖都拿来了,其实化学也可以很性感。



真实的我是这样的,我在搞工程的时候是这样的,这也是我,这是我们的产品,核心的产品看起来非常丑陋但这就是工业产品,很严肃的工业产品。



现在,我们在做这个,时尚其实我们也会,我认为技术与设计,是中国的未来,这两项我们没说我们做到了,但是我们一直在这两个方面努力。


我们有个小目标,我昨天以为我这个小目标其实蛮伟大的,让空气可以呼吸,但是今天早上听完王坚同志讲的,我觉得,我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这是小目标,更大的目标是通过各位的努力,让空气再也不需要治理,让我公司破产,这才是我的荣幸。(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蔡鹏程)




更多独家专业内容,看钛媒体战略付费产品“钛媒体Pro(专业版)”,正寻找至少1000名盲订种子用户中,更精彩的知识盛宴,扫二维码来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