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红网络,卖断货,咔哇饮料被传“新型毒品”,真相到底是什么?

经销商联盟平台 2020-03-25 10:08:29


近日,小编看到两则新闻,极具冲突感。一款饮料爆红网络,被卖断货,但却被爆含有违禁成分,是一款新型毒品。到底怎么回事?


新闻一:似酒非酒,咔哇潮饮为什么老是断货?


现在夜场上有一款非常新潮的饮料——咔哇摇摇潮饮,不含酒精成份,却也能令人健康“喝醉”,调节气氛是非常的棒!最近,咔哇摇摇潮饮这款饮料可以说是火爆了整个朋友圈,甚至网传被卖断货,为何?


第一,该饮料一般都是直供夜场特渠,每一天喝掉的瓶数非常庞大。在酒吧,为了刺激消费者的消费欲望,酒吧的营销手段通常都是“套餐”营销,一桌台很多时候一订就订四打!几轮下来一张台十几打就喝出去了。


第二,原材料紧缺。γ-氨基丁酸是GABA咔哇潮饮的主要内容物,该材料之前多应用于一些昂贵的保健药品,原料本身不足。


第三,具有生产资质的厂家不多。咔哇饮料本身是特渠产品,其生产技术区别于传统饮料,有自主研发能力的厂家才能第一时间投入生产。



新闻二:这款爆红的饮料是"新型毒品"


近日,一条“最新毒情预警”的信息在各微信群、朋友圈掀起了一阵转发热潮。消息称,“有一款名叫咔哇的饮料,人喝了可以连续嗨三个晚上,据说之前吸K粉的人很多都嗨这种东西,效果和K粉一样。”不少厂家躺枪。

宁波政法官微:

 


 澎湃官网:


今天,小编发现众多媒体官微都发布了消息,究竟怎么回事?


为了找到消息根本来源,小编查阅发现,这则消息流传的来源是公众号“余姚公安”,但小编却未曾在该公号看到此消息。相反小编发现,中国经济网微信公号9月4日和宁波晚报9月1日发布过该消息,但今日小编翻阅历史消息均已被删除,而另外“平安宁波”公号9月4日发布的消息还在,来源标注中国经济网,这使整件事情显的扑朔迷离。

 

传闻兴起,真相还不得而知,但却让许多经销商朋友都产生了不少疑问。


那咔哇到底是什么?它是不是传说中的违禁产品?

 

咔哇,是生长在南太平洋岛国、海拔500-1000英尺地区的一种植物,系胡椒科多年生灌木,它的拉丁文名字又叫“令人陶醉的胡椒”。当地民间医生广泛应用咔哇改善睡眠、缓解焦虑、战胜抑郁、松弛肌肉、消除疲劳。

 

咔哇可榨制一种饮料,即咔哇酒。2015年,国内一旅途探秘综艺真人秀节目开播,在节目中,两位嘉宾率领的旅行达人踏上南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在瓦努阿图制作饮用所谓“最幸福的饮料”——咔哇酒,从而引起国内关注,并在年轻人、时尚人士中流行。

 

咔哇饮料到底是不是毒品?我们在咔哇饮料瓶外装看到,厂家宣传饮料的品名为“γ-氨基丁酸”,一种运动饮料。据了解,“γ-氨基丁酸”是经国家批准允许使用的物质,该物质是一种抑制性的神经递质,广泛分布于动植物体内。植物如豆属、参属、中草药等的种子、根茎和组织液中都含有这种物质,不属于毒品性质。

 


是事实还是谣言?等待官方回应!


但为什么会说他是毒品?消息称,一部分人把咔哇饮料当成毒品,是误将“γ-氨基丁酸”认成了“γ-羟基丁酸”。


二者虽然仅一字之差,但是在性状上却差距甚远。2005年我国就将“γ-羟基丁酸”列入二类精神药物予以管制,并于2007年变更为一类。滥用“γ-羟基丁酸”会造成暂时性记忆丧失、恶心、呕吐、头痛、反射作用丧失,甚至很快失去意识、昏迷及死亡,与酒精并用更会加剧其危险性。


γ-氨基丁酸·γ-羟基丁酸



γ-氨基丁酸

食品生产加工的原料

“我”是γ-氨基丁酸,不是γ-羟基丁酸,更不是毒品。一字之差,让“我”火了,但也差点把“我”打入黑名单。这里要为自己正名一下。罪魁祸首是γ-羟基丁酸,与产品标签上的γ-氨基丁酸没有丝毫关系,跟着躺枪也是冤屈的很啊。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可以用于食品生产加工的原料。




γ-羟基丁酸

新型毒品

γ-羟基丁酸是谁? 2005年“γ-羟基丁酸”就被列入二类精神药物予以管制,并于2007年变更为一类(依据人体对精神药品产生的依赖性和危害人体健康的程度,将其分为一类和二类精神药品。精神药品由国家指定的生产单位按计划生产,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精神药品的生产活动)。滥用“γ-羟基丁酸”会造成暂时性记忆丧失、恶心、呕吐、头痛、反射作用丧失,甚至很快失去意识、昏迷及死亡,与酒精并用更会加剧其危险性。




关于“我”的“前世与今生”




  “我”是谁: γ-氨基丁酸   

▶  英文名: γ-aminobutyric acid

▶  外号:  GABA

▶ 化学名称:  4-氨基丁酸

 CAS: 56-12-2  


▶  “我”来自哪里?    

“我”是一种天然活性成分,广泛分布于动植物体内。如豆属、参属、中草药等的种子、根茎和组织液中,或者动物神经组织中。 “我”主要通过化学合成法和生物合成法获得。

▶  “我”可以干啥?       

 早在2009年9月27日,卫生部公告2009年第12号,“我”就被批准为新食品原料。当然“我”也是有使用条件的,公告中要求,必须通过生物合成法,以L-谷氨酸钠为原料经希氏乳杆菌(Lactobacillus  hilgardii)发酵、加热杀菌、冷却、活性炭处理、过滤、加入调配辅料(淀粉)、喷雾干燥等步骤生产而成。并且“我”虽好,可不能贪杯哦,γ-氨基丁酸的食用量≤500毫克/天,并且也只能被用于:饮料、可可制品、巧克力和巧克力制品、糖果、焙烤食品、膨化食品,但不包括婴幼儿食品。

GB2760-2014中,“我”被编排到了表B3中,作为允许使用的食品用合成香料,遵守食品用香料、香精的使用原则。QB/T 4587-2013 《γ-氨基丁酸》也对相应的要求、试验方法、检验规则、标志、包装、运输及贮存进行了规定。




晒下“我”跟“兄弟”的“靓照”:

一个官能团的差异,让“我们”2人有着天壤之别

他在毒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我”却做为人类的食品原料为大家的饮食增添风味

 

看到这,我们对产品的成分有了基本了解。两个成分有着本质性的区别,但事件是如何传播开的?小编发现,传播的新闻稿上称:经公安机关毒品实验室对咔哇饮料的检验和分析,发现其中含有高浓度的管制毒品——“γ-羟基丁酸”。

 

这一句话将产品推入违禁品的深渊。


但,截止目前,小编未发现任何官方新闻媒体的报道,而源头余姚公安事实上也并未发布过该消息。那么,究竟是不是谣言,小编将会持续追踪!


感谢作者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END· 

 

★★ 经销商联盟   优势产品推荐 ★★

进口红酒火爆招商!金属瓶加重瓶187小瓶

百款原瓶原装进口酒

实力进口商,全国最低价

咨询15863808833刘经理,微信同


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长按上方二维码加进口商微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