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筒 香烟的历史:从“圣药”到“毒草”

21ic电子网 2020-05-30 14:40:34
香烟征服世界
除了新大陆,哥伦布还发现了什么?

我们今天之所以能抽到香烟,最应该感谢的是哥伦布。从欧洲人第一次踏上美洲始,烟草便随着欧洲人的脚步遍及全球。

印第安人是最早的烟民,哥伦布从美洲回到欧洲后,“能从嘴里吐出烟雾”的印第安人形象便在欧洲人中传播。在随后的新大陆探险中,当地土著吸食烟草的情况得到了更详尽的描述。西班牙传教士巴塞洛缪·德·拉斯·卡萨斯参加过哥伦布船队的第二次美洲大陆航行,他在其著作《印第安人史》里写道:“一路上我们都能看到当地人,无论男女,手里拿着一根点燃的木炭和一些草状的植物。他们一边走路,一边点燃草叶,享受其散发出来的芳香。”

印第安人是最早的烟民

从好奇到尝试,欧洲人很快成为新的烟民。仅仅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十几年后,抽着烟的欧洲人形象已经在航海家的日志中大量出现——“每天有很多海员从新大陆返回欧洲,他们的脖子上大都挂着一种用棕榈叶做成的小烟斗。海员们认为吸入的烟雾不仅可以抗饿解渴,还可以驱除疲累恢复体力。就如醉酒一般,味道浓烈的烟雾让他们大脑彻底放空,精神也由此得到放松。”

不仅仅是放松身体,在当时的欧洲,香烟更被作为药物使用,例如西班牙人最早就称烟草为“圣药”。烟草药用在印第安人中相当普遍,例如印第安女人从不抽烟,但她们在肚子不舒服的时候,往往会在腹部抹一点热油,然后把烟草叶放在火灰下加热,之后热敷在肚子上。

十六世纪,欧洲将烟草作为治疗牙痛、寄生虫病、口臭、破伤风的药物,部分欧洲人甚至认为可以治疗黑死病。英国伊顿公学每天早晨都会让孩子们吸烟以躲避癌疫。烟草药用的习惯一直延续到了20世纪,在这个阶段,人们普遍将药用植物的叶子卷成烟卷点燃,病患通过吸入烟卷散发出的烟雾,以驱除体内病痛。19世纪上半叶,生理学家阿尔芒-特鲁索曾提出这样的理论:“使用烟草的烟熏疗法有利于治疗呼吸类疾病。”

烟草厂家更是大力推广药用的烟草。19世纪末,药用烟卷的广告充斥了各大报纸版面。在当时的法国报纸上,除了抗风湿药酒、勒拉斯磷化铁和哈尔莱姆药油之外,还能看见各个牌子的香烟广告,例如“迪娃”(Diva)、“吉布森女孩”(Gibson's Girl)等。不过,法国人更偏爱具有东方色彩的“印度烟”,它以抗哮喘的疗效而闻名。

从美洲到欧洲,再到中东,抽烟很快成为几乎是全人类的爱好。1575年,西班牙人带着烟草横渡太平洋,将其传入菲律宾;1590年,烟草传进日本。16 世纪至17 世纪,频繁的战争加快了烟草的推广和普及。例如,出征德意志北部的奥匈帝国皇家军队将烟草带到了奥地利和匈牙利;而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Gustave II) 的军队则把烟草引进了瑞典。在荷兰,烟草的出现源于西班牙的军队和税收。

可以说,香烟仅用了200年的时间即征服了世界。无论是作为“圣药”还是缓解疲劳的神奇作物,烟草迅速成为各个阶层喜爱的休闲良品。但当时沉溺于缥缈芳香烟雾中的人们大概不会想到,仅仅100余年后,烟草会作为“健康杀手”被人们嫌弃。




对烟草的热爱并不止于男性,历史上女性的抽烟率也曾经很高。影星奥黛丽·赫本无疑是女烟民中较为著名的一位。

从教会禁烟到尼古丁的发现
与现代人出于健康考虑而禁烟的目的不同,人类最早禁烟的原因来源于宗教。对于部分欧洲人来说,弥漫的烟雾让人联想到邪教的仪式,而烟草本身更被视作魔鬼的产物,散发出“黑弥撒”。

1642年1月30日,教皇乌尔班八世颁布了教旨《为了将来的回忆》。其中写道:“令人厌恶的烟草汁液沾污了神圣的教袍,刺鼻呛人的烟味污染了神圣的殿宇,也让那些一心向好的教徒们感到无比愤慨。吸烟者们早已将对神明的敬畏之心抛之脑后。”很快,乌尔班八世发布了将所有吸烟者逐出教会的教令:“无论个人还是团体,无论男女,无论普通民众还是神职人员,任何人无论以嚼、吸或抽烟斗等任何方式在教堂内吸食烟草都将被逐出教会。”

然而,这些禁令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并不十分有效,以至于英诺森十一世不得不于1681年重申其前任的禁烟通告。基督教会的反烟行动还是以失败告终。

学界介入反香烟运动可以作为禁烟史的转折点。1828年,德国化学家W.波塞尔特(W.Posselt)与L.莱曼(L.Reimann)首次从烟草中分离出一种有害的活性物质,并将其称为“尼古丁”。此后,“烟草无害”的观点开始受到质疑。19世纪中叶,关于烟草的调查和试验更是证明了烟草的危害性:

“将一只小狗或小猫放进含有300立方英寸空气的空间里,然后将8克烟草燃烧后所产生的烟雾引入其中。一刻钟过后,动物开始出现中毒症状;半小时或45分钟后,试验对象死亡。”法国著名的生理学家克劳德·伯纳德(Claude Bernard)深入研究了尼古丁对神经系统的影响,并明确指出它所具有的毒性:“几滴尼古丁提取液就能毒死一条狗,0.06克就能毒死一个人。”

改变香烟历史进程的狗

来自烟草厂的调查无疑支持了这一说法,法国人维克多·梅拉(François-Victor Mérat)在《医学大辞典》(1821)中提到:“烟厂工人们普遍面黄肌瘦,常患有哮喘、腹泻、便血、头晕头痛等症状。”
1868年7月11日,早期的民间反烟草组织“反对滥用烟草联盟”(AFCAT)在法国成立。《茶花女》的作者小仲马随后也加入这一组织,据说是因为其父大仲马嗜烟如命的习惯让小仲马相当反感。

有意思的是,作为世界首次无产阶级运动,巴黎公社在法国禁烟运动中也起了重要的反面作用。巴黎公社运动后,法国医生若利写道:“可以肯定的是,在酒精和烟草的双重影响之下,兴奋的情绪达到了极致……否则的话,正常人绝不可能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不只是德国和法国,伦敦于1853年即成立了"英国反烟协会"(BATS)。与此同时,美国马萨诸塞州、爱荷华州、田纳西州以及北达科他州也相继推出限制香烟的法令。加拿大各州也陆续颁布禁止向青少年售烟的法令。




大仲马将自己对烟草的狂热带进了小说,以至于后世有了著名的香烟品牌——基督山雪茄。


然而,禁烟运动好景不长。随后爆发的两次世界大战催生了烟草消费的大量增加——无论是士兵、政治家还是普通民众,战争带来的疲惫与煎熬都需要香烟来缓解。

二战后,反烟草运动继续发展。最重要的是,在发现尼古丁之后,烟草新的一个危害也浮出水面:英国医学界首次发现了抽烟与癌症之间的关系。

1954年,4000名英国医生开始参与一项大型前沿医学调研。20年后,他们得出结论:抽烟的后果远远超出呼吸系统所能承受的程度,长期吸烟极有可能导致平均寿命降低。这一重大发现造成的影响正如当时的《烟草杂志》所说:“‘这响亮的一击’给反烟运动送来了科学的论据。”



民国时的香烟广告
烟业反击:我们生产健康的香烟
但是,随着香烟危害研究的不断增加,烟草业并没有坐以待毙。早在1880年,尼古丁的危害发现后不久,对于香烟过滤的研究就已经展开。1926年,匈牙利学者鲍里斯·艾瓦斯(Boris Aivas)开始尝试用卷起来的纸片代替药棉,以达到为香烟过滤的效果。之后,日内瓦烟草公司劳伦斯采用了艾瓦斯的技术,并且应用于自己的产品中。到了1937年,法国国营的烟草公司也推出了“过滤香烟”阿尼克,其品牌名称的意思就是“去除尼古丁”。

二战后,美国人掌握了更好的过滤香烟开发技术。罗瑞拉德公司出品的健牌(Kent) 香烟在1952年推出之后,很快就占领了相当一部分市场份额。其时,香烟过滤嘴是由纸片层或者醋酸纤维条组成,多数附带活性炭,以吸收部分可能刺激支气管的微粒,以及烟草燃烧生成的二氧化碳。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有关烟草是否危害健康的争论也被引入香烟广告之中。20 世纪50 年代,法国罗德曼公司研发部门承认了烟草的危害:统计数据表明,肺癌与无节制地吸烟有很大的关系。讽刺的是,不久之后,该公司表示他们的过滤嘴香烟“黑猫”可以有效地避免吸烟的致命后果。



1932年昆明天香烟庄生产的“天香”牌香烟包装上宣称“吸此烟有四益”:“一适口、二省钱、三爱国、四卫生。”

但是,烟草公司的反击始终没有占据上风。二战后,政府的参与促进了禁烟的发展——事实上,由于部分国家烟草业带来的大量税收,许多国家对禁烟并不抱支持态度——2003年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颁布后,许多国家借鉴西方经验,相继出台“控烟条例”,例如禁止在公共场所抽烟、限制香烟广告、禁止青少年抽烟等。

最重要的是现代人对烟草的态度,与18世纪的全民抽烟形成了反转——恐怕没有几个现代人是支持抽烟的。即使多年的资深烟民,其对待烟草的态度也像18世纪末英国著名散文家查尔斯·兰姆描述的那样:“一支,还行;两支,更好;三支,郁闷;四支,讨厌;五支,耍赖。”


中国电子网
微信号:weixin21ic